凤庆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聂某某诉于某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凤庆县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5-08-27 09:26:14 来源: 本站

 【裁判要点】

1、保险标的所有权转移,商业保险合同是否转移。2、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受到交通事故人身损害的赔偿标准。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凤庆县人民法院2014)凤民初字第167民事判决书

二审: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临中民终字第219号民事判决书

 

【基本案情】

被告于某某与凤庆县林业局购买了车牌号为云S26117的一辆越野车,于201321到临沧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办理过户登记,车牌号变更登记为云SC2098201322927,被告于某某驾驶该车在凤庆县城凤梧路和凤平路岔口处倒车,将正在行走的原告聂某某挂倒,致原告右股骨颈骨折,被告于某某将原告聂某某送至凤庆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天,被告于某某共支付住院医疗费19597.18元,经临沧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201418鉴定,鉴定意见为:1、原告聂某某伤残程度评定为IX()级;2、需后期医疗费约人民币8000元;3、休息(误工)期为330日,护理期为150日,营养期为90日;鉴定费1900元。原告于2014112127第二次在凤庆县人民医院住院二次手术治疗,被告于忠仁支付医疗费合计5534.52元。凤庆县林业局于2012411购买交强险及商业保险(包括机动车损失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车上人员责任险),保险合同期间为20124130201341224。因赔偿问题双方当事人发生争议,原告遂提出前述诉请。原告认为自己受到的各项损失应以城镇标准予以赔偿,要求被告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其所造成的损失,不足部分在商业险范围内予以赔偿,被告保险公司认为只能够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赔偿,在商业险范围内的赔偿问题,被告保险公司认为被告于某某与林业局之间在转移车辆所有权时并未办理商业保险转让手续,因此自己不承担责任。另外原告是农村户口,应以农村标准予以赔偿。

【裁判结果】

云南省凤庆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物权变动的原则,所有权发生变更,附着于该物之上的其他所有利益亦随之转移,则本案车辆的商业保险合同利益亦随之转移致车辆买受人,况且被告保险公司默认了车辆买卖的事实和接受了车辆买卖双方关于保险赔偿委托处理的授权手续材料,因此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责任范围内不予赔偿的答辩主张不成立。故依法应当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赔偿,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保险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仍有不足部分,由被告于某某予以赔偿。另外本案原告虽为农村居民,但其离开其户籍所在地,长期在凤庆县城区打工,应当以城镇居民的标准确定原告各项赔偿的具体数额。

云南省凤庆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凤庆县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聂某某住院医疗费、伤残补助金、误工费、护理费、住院生活补助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等各项经济损失110000元,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聂某某46531.7元,合计156531.7元;

2)被告于某某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凤庆县支公司持原审答辩意见提起上诉。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保险法的相关规定,因转让导致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本案凤庆财保公司对商业保险金免责的条件是:被保险人、受让人未履行通知义务,因转让导致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本案中上诉人凤庆财保公司并未举证证明保险车辆转让行为导致车辆发生保险事故的风险显著增加。因此上诉人的上诉主张缺乏充分的事实及法律依据,其上诉理由不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原审原告聂某某的护理费已经临沧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作出评定意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原判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参照误工费的计算标准所确定的护理费80元╱天并无不当。上诉人对一审护理费计算错误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注解】

本案值得探讨的问题有两点,其一为车辆转让未办理保险合同变更批改手续,保险公司能否免责的问题;其二为进城务工的农村居民遭遇事故,误工费、护理费等各项费用的计算标准采用农村标准还是城镇标准的问题。针对问题一,一审法院主要从物权变动的角度和被告保险公司默认保险标的买卖事实以及接受保险赔偿委托处理材料的事实来判定保险公司在保险标的所有权发生变更时仍应在商业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二审法院主要依据《保险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将“保险标的转让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了保险公司,从而判定保险公司承担举证不能之责任。虽然一、二审法院的裁判思路侧重点不同,但是二审法院对《保险法》第四十九条的精准把握和对举证责任的正确分配宣告了保险公司的免责主张不成立,进而更加充分地论证了本案保险公司应当承担商业险范围内之赔偿责任的法律依据,与一审法院的裁判理由相衔接并起到补全一审裁判依据的作用,使全案的说理更具周延性和权威性。

针对问题二,本案原告聂某某属于农村居民,但是其举证证明了自己离开其户籍所在地,长期在凤庆县城区打工的事实。一审法院据此以《2013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计算标准》中城镇居民的标准确定原告各项赔偿的具体数额。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可以看出,决定赔偿数额的首要因素是受害人的固定收入而并非是其所属的居民身份。对此,一审法院的判例对今后类似的事故案件赔偿标准的确定起到了较好的指引作用,也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维护了进城务工农民的合法权益,在民事司法上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编写人:凤庆县人民法院 王利权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