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庆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陈平诉黎庆红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2016-04-26 10:43:58 来源: 本站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2015)凤民初字第453号判决书

2、案由: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陈平

被告:黎庆红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凤庆县人民法院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5年12月9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原告诉称:原告于2014年9月15日中午在被告家背水泥时,被水泥垮塌砸到,当即感胸背剧烈疼痛,不能站立,双下肢没有感觉,不能活动,伴右小腿流血,畸形,骨头刺破皮肤,由家人送往医院摄片后显示:第12胸椎骨折及右胫腓骨骨折。原告受伤后,精神、饮食差,伴二便失禁。经临市医鉴技字(2015)204号司法鉴定为:1、伤残程度一级,2、后续医疗费30000元,3、护理依赖程度为完全护理依赖,损伤参与程度100%,4、休息误工期为268天,护理期为268天,营养期90天,根据以上事实理由,被告应承担赔付原告以下损失款项。1、医疗费:2329.11元(现住院部分待后入诉)。不包含着原告到市医院就医的时候,被告垫付的款项,现在住院部分也不含着,这是实际开支的;2、后续医疗费:30000元;3、残疾赔偿金:7456元/年×20年×1级=149120元;4、误工费:79元/天×268天=21172元;5、住院期间护理费:79元/天×2人×268天=42344元;6、营养费:100元/天×90天=9000元;7、住院期间伙食补助:100元/天×60天=6000元;8、长期依赖护理费:79元/天×365天×20年=576700元;9、鉴定费2500元;10、精神抚慰金:50000元;11、被赡养人生活费(原告父亲:陈绍孔,非农人口)16268元/年×20年÷2=162680元;12、残疾器具(轮椅、拐杖)结算:50000元(这项还没有经过鉴定,原告还在住院,只有请省上下来鉴定,我们按照残疾器具的使用来算,我们认为需要5万元),以上十二项赔偿金额合计1101845.11元。综上所述,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黎庆红赔付原告陈平各项损失1101845.11元。

被告辩称:首先,原告诉被告承担伤残导致的费用的诉求与事实不符,没有法律依据。原告诉称原告是为被告我提供劳务,与事实不符,原告当天并未为被告提供劳务,我并没有叫原告来帮我上水泥,不知道原告为何会到我的店里,还压在水泥下,原告到被告堆放水泥的仓库里做什么不得而知。关于相关费用计算,原告受伤之后,被告出于人道主义垫支了1.7万元,以及门诊费用4070元,支付生活费6000元。我们对这几笔笔费用保留追诉的权利。原告诉的医疗费2329.11元无医疗单据不予认可且与后续治疗费3万元重复计算,这两笔费用不能重复计算;对于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没有异议。我们认为第四项、第五项对于误工费和住院期间护理费的计算和第八项长期依赖护理费的计算是重复的,原告已经诉了20年的长年护理费用,已经计算着20年的长期依赖护理费,就不应该再重复计算误工费和住院期间护理费;精神抚慰金5万元,我们认为过高;残疾器具费5万元,只是原告自己估算,我们认为不应该支持;住院伙食补助费,我们认为计算方式没有意见;对鉴定费,没有意见;对第十一项被赡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方式没有意见。综上,原告认为被告应该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一审事实与证据

庭审中,原告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原告本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原告父亲陈绍孔的常住人口登记卡复印件,证明原告的主体以及被赡养人的身份主体资格,同时证明从2013年8月21日起,陈绍孔已经农转城,属于城镇户口;

2、安石村民委员会出具的两份证明,证明陈绍孔系原告父亲,陈绍孔系农转城人员;

3、证人范应马的证言,证明范应马和原告陈平一起帮黎庆红搬运水泥,原告陈平受伤的时候范应马在场的事实。证明系在凤山镇文明社区写,有工作人员在场。

4、临沧市医院的住院病历、入院、出院记录、手术记录、医学影像诊断报告,证明原告受伤住院、治疗的事实;

5鉴定费发票,证明原告为进行鉴定事宜支付了鉴定费用2500元;

6、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的伤情经临市医鉴技字(2015)204号司法鉴定为:(1)、伤残程度一级,(2)、后续医疗费30000元,(3)、护理依赖程度为完全护理依赖,损伤参与程度100%,(4)、休息误工期为268天,护理期为268天,营养期90天。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除对证人范应马的证实有异议以外对其他证据均表示没有异议,对其真实性、客观性、关联性都表示认可,对双方当事人都予以认可的证据本院予以采纳。关于证人范应马的证言认证意见在后阐述。

庭审中,被告向法庭提交如下证据:

1、医疗门诊收费、住院医疗收费单据,证明被告为原告在临沧住院的时候垫付了1.7万元的医疗费用以及门诊费4070元;

2、证人范应马的证言,证明事发当天其与马志明、陈平三人先是在同一街道的与被告经营的水泥销售店间隔几十米处的另一户水泥经营户处搬运水泥,后被被告叫去为 其搬运水泥,被告只喊范应马,没有喊陈平为其搬运水泥。后就在被告仓库里发现陈平被水泥压伤,并参与了抢救的经过。

3、证人马志明的证言,证明事发当天其与范应马、陈平三人先是在同一街道的与被告经营的水泥销售店间隔几十米处的另一户水泥经营户处搬运水泥,后被告来喊有拖拉机来买水泥,需上水泥,后范应马就出去了,接着原告陈平拖下几包水泥也出去了,后就听见原告出事了的经过。

以上被告提供的证据经原告质证后认为:对原告陈平在市医院住院治疗期间,被告垫付了1.7万元的医疗费用以及门诊费4070元没有意见。另对被告陈述原告陈平出院回家后,被告向陈平及父亲支付了6000元的生活费也予以认可 

关于证人范应马为原、被告所做的证人证言因证言互相矛盾,且证言无旁证加以佐证,其不具备证据的真实性与客观性,本院不予采纳。对证人马志明的证言与事情的发生经过时间相吻合,本院予以采纳。

根据以上原、被告双方的诉辩陈述及有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原告系为不特定的服务对象提供有偿劳动力服务的搬运工,包括搬运水泥等重物体力活。2014年9月15日,原告陈平与工友马志明、范应马三人正在同一街道的与被告经营的水泥销售店间隔几十米处的另一户水泥经营户处搬运水泥,后因被告黎庆红有水泥需要上货装车,遂到三人搬运水泥处喊范应马为其上水泥,范应马到黎庆红铺子为其搬运水泥过程中,原告亦到被告黎庆红铺子与范应马一起为其搬运水泥。原告陈平在进到仓库开始搬运第一包水泥即因其抽拿中间的水泥导致上面堆放的水泥不稳继而垮塌致伤。受伤后,原告到临沧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了17天,所产生的医疗费已由被告进行垫付,包括救护车费用、门诊费共垫付了21070元。原告出院回家后向原告及父亲支付了6000元的生活费。原告致伤后,经临沧市人民医院临市医鉴技字(2015)204号司法鉴定为:1、伤残程度一级,2、后续医疗费30000元,3、护理依赖程度为完全护理依赖,损伤参与程度100%,4、休息误工期为268天,护理期为268天,营养期90天。另查明,原告本人未婚,家庭成员有2人,原告本人与父亲陈绍孔,其父陈绍孔生于1955年3月18日,现已年满60周岁,现居住生活在农村,其平日生活消费来源也源于农村。陈绍孔膝下共有一子一女。

3、一审判案理由

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以及有效证据,本院针对双方争议的焦点作如下评判:

一、关于原、被告双方是否形成个人劳务关系问题。

本院认为,劳务关系是指提供劳务一方为接受劳务一方提供劳务服务,由接受劳务一方按照约定支付报酬而建立的一种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劳务关系的建立可以采取书面形式,也可以采取口头或者其他形式。在建立劳务关系时都有一个固有特点,即是接受劳务一方与提供劳务一方一般未订立书面劳务合同,多为一般的口头简单商议、承诺,或者只是经人介绍跟着别人干活获取报酬,去留随意性大,权利、义务关系不明确,本案亦如此。本案中被告虽未直接喊原告为其搬运水泥,但原、被告之间是相互认识、知晓的,被告亦知道原告是从事搬运工体力劳动,且事发当日,原告与另两位从事同工种的工友(马志明与范应马)正在为他人搬运水泥,被告因有水泥需要装车上货,到三人搬运水泥处喊范应马为其搬运水泥,根据马志明的证明,在范应马出去之后,陈平拖下几包水泥后也跟出去了,虽没有直接表明陈平出去的目的,但后来陈平就在被告的仓库里出了事,出事时第一个发现的人就是范应马,二者相互印证,充分说明陈平当时是停下手中正进行的搬运活,转到被告堆放水泥的仓库里与范应马一道为被告搬运水泥。被告关于“虽是自己的水泥垮塌压伤了原告,但原告当天并未为其提供劳务,自己并没有请原告来上水泥,而是请另一个工人范应马,不知道原告为何到其店里,也不知道原告是来干什么的”的抗辩,因无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亦与常理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因此,本院认为,原告是在为被告提供劳务过程中受的伤,二者之间形成劳务关系。

二、原告的经济损失应为多少的问题。

(一)、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对不予认定的部分作如下评判:

1、医疗费2329.11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的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原告未能提供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故该项医疗费请求,本院不予以支持; 

2、住院期间护理费:79元/天×2人×268天=42344元。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本院已经支持长期依赖护理的费用并以最长年限20年计算,此项费用不能再重复累加。故该项护理费请求本院不予以支持;

3、残疾器具费50000元,本院认为,该项费用原告未向本院提交使用、购买残疾器具相关票据,亦无残疾辅助器具配置机构的鉴定意见,故本院对该项请求不予支持;

4、精神抚慰金50000元,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三)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第十一条规定: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任。结合本案查明的发生事故原因、原告存在过错程度,故本院对该项请求不予支持。

(二)、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对予以认定的部分作如下评判认定:

1、误工费,误工时限以司法鉴定确定为268天,误工费为79元/天×268天= 21172 元; 

2、营养费,营养时限以司法鉴定确定为90天,营养费为50元/天×90=4500 元

3、住院伙食补助费计算标准为100元/天×17天=1700 元

4、司法鉴定费以发票为准2500元;

5、伤残赔偿金, 7456元/年×20年×1级=149120元;

6、被赡养人生活费,原告父亲虽于2013年办理了农转城手续,但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被赡养人陈绍孔现居住生活在农村,其平日生活消费来源也源于农村,故本院确定被赡养人生活费为:6036元/年×20年÷2人×1级=60360

7、后期治疗费30000元;

8、长期依赖护理费:79元/天×365天×20年=576700元。

 以上合计846052元,该金额即为本院认定的原告的经济损失。

4、一审定案结论

一、被告黎庆红赔偿原告陈平长期依赖护理费、伤残赔偿金、误工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69210.42元,扣除已垫付的27070元,实际应支付142140.4元。上述款项执行时间:于本判决生效后,2016年1月30日之前支付5万元, 2016年10月20日之前支付5万元,剩余42140.4元于2017年10月20日之前支付完毕;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预收案件受理费14716元,由原告负担11772.8元,由被告负担2943.2元。

三、解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原告在有偿提供劳务过程中受到伤害,其原告作为受害人有权要求被告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被告并无直接的加害行为,不存在直接侵权,但被告是接受劳务一方,故被告对原告的损失应承担与之过错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被告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对提供劳务者的活动负有安全注意和劳动保护的义务,控制和防范损害风险的发生,本案中,被告忽视对其仓库的监管,具有一定的过失,故对原告的损失应承担与责任与过错相当的责任。原告系长期从事搬运水泥等重物的劳力者,应该充分认识并注意到劳动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风险,但其自身却缺乏相应的安全风险意识,从中间抽拿水泥是导致水泥垮塌的主要原因,对其损害后果应承担主要的责任,根据过错责任原则以及公平原则的划分责任原则。故本院确定原告承担80%的责任、被告承担20%的责任。

                      作者:凤庆县人民法院民二庭  廖晓尧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