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庆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王家贵、邓贵春、王家权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案

2020-05-19 16:53:50 来源: 本站

 一、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字号:2019)云0921刑初171事判决书

2、案由:敲诈勒索、寻衅滋事

3、当事人:被告人王家贵、邓贵春、王家权

二、基本案情

2016年以来,被告人王家贵、邓贵春、王家权经常纠集在一起,结伙成团,形成以王家贵为主要纠集者、以邓贵春、王家权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对王家贵肆意非法放贷的债务以殴打、威胁、恐吓、纠缠、强拿硬要等暴力和软暴力手段进行追讨债务,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实施了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等违法犯罪行为,扰乱社会生活秩序,滋扰群众安居乐业,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其犯罪事实与指控事实相同且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三、案件焦点

如何对被告人进行定罪量刑?

四、裁判结果

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结合各被告人的地位、作用,综合作出考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二)(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及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家贵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416日起至2026415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执行

二、被告人邓贵春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421日起至2022102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执行

三、被告人王家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56日起至2022115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执行

四、涉案违法所得人民币四万八千二百元依法予以追缴

五、法官后语

案中,因李明月欠被告人王家贵高利贷,并将落户到李明智名下S52430黑色帕萨特轿车口头抵押给了被告人王家贵,后王家贵将该车进行了出售,因该车尚有贷款未能过户,被告人王家贵、邓贵春、王家权多次李明智及其家人进行滋扰、威胁恐吓,使被害人李明智及其家人造成心理强制。李明智被迫无奈拿出48200元还了该车造成无辜第三人李明智财产损失,且数额较大,三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王家贵、邓贵春、王家权为追讨债务多次有组织地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采取蹲守、辱骂、殴打、威胁以及逼迫债务人家属搬离居所、强行拿走债务人家中财物等暴力“软暴力”手段,使他人产生心理恐惧,严重影响他人正常的生活、经营秩序,情节恶劣,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寻衅滋事罪在共同犯罪,三名被告人非法讨债均系追讨被告人王家贵的债务,被告人王家贵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邓贵春、王家权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从犯应当从轻处罚或者减轻处罚,且被告人邓贵春在从犯中作用较王家权大。被告人王家贵、王家权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以内再犯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王家权虽刑事立案后电话传唤到案,但被告人王家权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后又当庭翻供,被告人邓贵春刑事立案后抓捕过程中传唤到案,但避重就轻未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故不认定自首。据此,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结合各被告人的地位、作用,综合作出考量,作出以上裁判。

 

 

                                              凤庆县人民法院

              编写人:李顺祥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